彼岸

殡葬电商彼岸:死亡不应该是令人畏惧的事情

时间:2016-04-06  来源:  作者:

p12809236.jpg 

彼岸在积水潭医院外的门店

积水潭医院南门外面是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街道边挤满了卖水果的板车,卖煎饼的小摊和卖花的大妈。从外地来的病人家属就在门口树下坐着,裤边卷起来,露出袜子。病人穿着扣一个扣子的病号服,拿着一个钱包,趿拉着拖鞋出门买东西。

 

从医院里走过去,可以听见每间病房内的声音。人的隐私在这个时候都毫无尊严地失去了,剩下地是夏天风扇的嗡嗡声,护士的斥责,和各种口音夹杂在一起的奏鸣曲。如果在这样的地方结束生命,然后被门口寿衣店的陌生人随意穿上衣服,扔进太平间,的确不像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殡葬电商彼岸则在积水潭医院外面林立的传统寿衣店中显得格格不入。彼岸的门店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美工,一个美国设计师设计,整体给人一种非常安逸沉静的感觉。创始人徐毅和王丹对于进入殡葬业的感受同样与其他殡葬用品店不同,他们希望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打破中国殡葬业利益链条背后的很多给顾客下的陷阱,并且传达一种对于死亡更加人性的理性的理念。

 

彼岸的创始人徐毅和王丹9年前是同事,在这之前,王丹毕业于清华,徐毅毕业于北工大。刚开始,他们想做一个线上线下相结合的东西,然后收了一家门店,开始做彼岸。这个名字来自于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而徐小平则建议他们从一个简单的卖殡葬用品的公司慢慢成长为一个以文化为中心的产业。

 

彼岸这个理念始于王丹的真实经历,他看见当母亲在卧床的时候护工为了争提成而大打出手,也深感这个行业的水深。徐毅告诉我,中国几乎所有的殡葬商品都是没有统一定价。那么卖殡葬商品的方式就是“看人下钱”。看顾客怎么进来的。看顾客开的车,是奔驰还是qq,然后再定价格。这样的的基础上,将来没有办法去规模化。徐毅给我看了一个普通的骨灰盒,在彼岸定价300块,而在八宝山曾卖到两万块钱。殡葬行业的“黑”,体现在它钻中国人对于死亡非理性处理的空子。在平时,大家都知道要讲价,但是在人们最脆弱最感性的时候,却往往想不到这些方面,完全由他人摆布。

 

当一个人在医院里去世之后,护工会带着家属出来,告诉你,说A店不好,B店好,让你听她的。这并不是因为这些东西的质量真的有区别,而是护工提成能达到50% 。另外, 所有医院的太平间都是私人承包。 这将近200万一年的公关费用就要转到老百姓身上。如果人是在家里去世,大家的正常反应是会打999,120,然后120会来,随机把派到一个医院的太平间,而这样送一个人去太平间,是两千块钱的提成。这个行业里,医生护士都有利益链条,而这都是顾客承担。比如4000块钱的寿衣,2500块钱都是让护士提成走了。

 

中国大多的殡葬服务,都不是为了一个更高的理想去做这件事,反而是一些想发财的人去做。可是这个行业却恰恰是最需要人性关怀的行业。徐毅说到给逝者穿衣服这件事,他和王丹就亲自做了很多次。穿衣服,安慰家属。这些在彼岸都是免费的。而医院门口的小店主,拿着一个黑塑料袋装着寿衣就来医院,然后收费给死者穿衣服。非常不用心。这样也会造成对家属心理的创伤。由于这些人以赚钱为主,他们不会想到考虑家属的心理。

 

 

徐毅说,从现在来看,60后,70后的思想更重视产品,70,80后开始注重文化产品。现在已经开始有人来找到彼岸,用做骨灰做钻石,经过高温高压之后把50亿年才能生成的钻石用50多天时间做出。这种技术现在只有美国才有,而彼岸是中国唯一一家代理商。

 

 

“那你认为,有一天彼岸能够改变中国人对于死亡的态度吗?” 我问。

 

 

“希望会,”徐毅说,“有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被儿子推着进店里来买自己身后穿的衣服。她也是自己先在网上调查了以后,自己选的店,然后来自己选衣服。” 虽然这样的人现在还非常少,徐毅还是希望这样能够不畏惧死亡,自己掌控自己的死亡的人越来越多。





返回列表

  • SERVICE HOTLINE4006-123-077

    彼岸24小时服务电话

  • 联系我们

    旗舰店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东街21号(积水潭医院南门)010-58987613
    丰台店地址:改造中
    东郊店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平房北街133号(东郊殡仪馆西门)010-57895651

  • 微博 地图 门店展示
  • 4006-123-077
  • 旗舰店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东街21号(积水潭医院南门)

    丰台店地址:改造中

    东郊店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平房北街133号(东郊殡仪馆西门)